数字禹贡

复旦大学人文社科“历史GIS与数字人文研究”青年融合创新团队

《运河学研究》“数字运河”专栏主持人语

路伟东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

运河是具有丰富历史文化内涵的人工河道,从学理上,运河研究涉及人文社会科学及自然科学的诸多领域,具有典型的交叉和边缘学科属性。长期以来,运河研究似乎大都理所当然的被视为历史学的范畴。近数十年,随着社会科学各学科的理论架构和概念方法向历史学全面渗透,运河研究逐渐被置于更丰富的学科语境之下,日益呈现出多学科交叉研究的多样性趋向。研究关注的重点也逐渐从物理形态的运河本体转向社会形态的运河综合体,并由此构建起具有新的社会文化解释模式的运河学学术体系。尽管如此,总体来看,当前运河学研究的理论与实践仍然焦聚于人文社科领域,尤其历史学领域。毫无疑问,运河学研究应该突出强调其历史的主体性,但是,在数字人文蓬勃发展的当下,我们必须关注运河学研究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未来可能产生的潜在影响。

数字人文崛起是信息技术向传统人文研究渗透与介入的结果,学界一般认为数字人文的本质是方法论。即,通过把数字化技术、数据管理技术、数据分析技术、可视化技术、VR/AR技术以及机器学习技术等融入人文研究实践之中,从而实现人文计算、可视化表达、虚拟增强及智慧化扩展等目的,创新性地发现传统研究方法难以解决或者难以发现的问题,进而寻求为人文研究提供长期、通用的解决方案。但是,实际上,在信息载体全面虚拟化这一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下,数字人文发展的最终指向显然不仅仅局限于技术层面的对传统人文研究的方法补充或工具性支持,而是在将来的某一阶段一定会发展出自己独特的研究理论、研究方法、研究范式以及学术关切和知识体系等,从而可以生产那些我们之前无法生产的数据,了解到那些我们之前无法了解的知识,并且推测那些我们之前无法推测的信息。从这一角度看,当下的蓬勃发展的数字人文热潮,之不过是从刚刚开启的那扇数字人文时代大门的缝隙里透露出的第一缕曙光。其核心工作仍然主要体现在依附于传统人文研究的科学数据生产与数据科学分析两个方面。

“数字运河”是数字人文时代运河学发展的必由之路和必然选择。但目前为止,学界尚未给予足够的关注,鲜有相关成果。从数字人文的角度讲,物理形态的运河是典型的具有时间序列特征的空间数据。而作为一种制度、一个知识体系以及一种生活方式的文化运河,则是在这种空间数据基础上逐渐衍生出来的属性信息。这样的空间信息和属性信息通常具有非独立性,不符合经典统计学的基本假设。因此,专门的空间分析理论和技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迅速发展,日益成为社会科学研究中不容忽视的研究方法和手段。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地理信息系统(GIS,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因此,当下“数字运河”工作必须充分重视GIS的作用。实际上,以GIS数据库为基础,以GIS空间分析的技术理论与方法为手段,是扎实推进“数字运河”科学数据生产,并以此开展以数据科学分析为核心的个案研究的最切实步骤。

本期为《运河学研究》集刊首次开设“数字运河”专栏,这可能也是国内首个以“数字运河”为主旨的研究专栏。本期共刊载两篇专栏文章,一篇为笔者的《数字人文时代的“数字运河”基础数据平台建设》,主要讨论“数字运河”的数字人文时代背景和基础平台建设的宏观框架;另一篇为张鹏程程博士的《“数字运河”:从设想到可能》,主要从文本和数据层面讨论基础数据平台建设的工程可行性和技术细节。两篇文章具有较强的关联系,前后承继,为一整体,顺序阅读可以对“数字运河”有一个较为概略的认识。

栏目初创,筚路蓝缕;研究发轫,战战兢兢。目前呈现给读者的这两篇文章相当粗浅,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诚请诸位方家批评指向。同时,我们也更希望能以此为抛砖引玉,期待今后有专业优秀的学者不断加入,也期待有更深入精彩的文章陆续刊发。 让我们一起为“数字运河”研究的美好未来共同努力奋进!

原文载《运河学研究》第七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12月,第64—65页。